女驴友被吹落悬崖:厦大教师情侣被共享汽车撞倒身亡 谁来拦住马路杀手?

2019年11月24日 10:05来源:祁东新闻作者:谢荣 实习记者 张筱箐 通讯员 白学文

  张昕竹(资料图 据社科院数量经济和技术经济研究所网站) 中新网北京8月13日电 (记者 周锐)记者13日从知情人士处获悉,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张昕竹之所以被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解聘,是因为其以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的身份,受聘于正在接受国家发改委调查的高通公司,收取高额报酬,为其出具所谓“未垄断”的经济学证据,违反了咨询组工作纪律。 中新网记者13日得到一份《关于高通许可定价的经济学证据——全球经济学集团白皮书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调查高通案件提交的相关报告》,该报告的第二作者为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张昕竹。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向中新网记者证实,高通公司总裁第二次到发改委与反垄断局沟通时递交了该份报告。 据了解,高通公司当日特意提醒发改委反垄断局,该份报告其中一名作者为国务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专家张昕竹。值得注意的是,该次见面时间为2014年5月8日,但递交的该报告,表明的日期为2014年5月9日。 2013年12月,中国国家发改委反垄断局证实,该机构已正式对高通公司涉嫌垄断展开立案调查。随后高通负责人曾三次到中国就此事与发改委沟通。前述知情人士表示,高通希望通过这份以官方专家组成员名义背书的报告,证明中方调查机构自相矛盾。 12日传出消息,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张昕竹,因违反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工作纪律被解聘,不再担任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但随后,有媒体引述张昕竹的回应称,其被解聘是因为帮外企说话了,“就好比我给死刑犯做了辩护,任何一个案子都有正方和反方,不能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吧。” 对此,前述知情人士13日对中新网记者回应说,对张昕竹予以解聘不是由于其为谁说了话,而是他利用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的身份,从事了与履行专家咨询组职责无关的活动,严重违反了工作纪律。 资料显示,《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工作规则》第三章工作纪律中,第十三条规定了专家咨询组成员工作守则,其中第(三)项明确规定:“维护专家咨询组的声誉,不得从事与履行专家咨询组职责利益冲突的活动;未经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同意,不得以专家咨询组成员身份从事与履行专家咨询组职责无关的活动。”并规定了对违反工作守则的专家咨询组成员,予以通报批评、告诫乃至解聘。 张昕竹未经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同意,以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的身份受聘于高通公司,收取高额报酬,为其出具所谓的经济学证据,违反了上述工作纪律。 他强调,张昕竹作为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的成员,对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和工商总局三家反垄断执法部门的任何意见建议,都可以通过正常渠道反映,而不需要通过被调查对象转递。 这位知情人士指出,高通公司本身拥有庞大的律师团队,其聘请张昕竹为其出具相关报告,主要是为了利用张昕竹的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组成员的身份。这也是张被解聘的原因。 有观察人士称,有关解聘消息这个时候释放,或许意味着高通涉嫌垄断案的调查已进入尾声。(完) 相关报道: 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张昕竹因违纪被解聘 国务院反垄断专家违纪被解聘 称因帮外企说话了 美国高通涉嫌多项垄断行为 专利许可模式有望改变 高通公司总裁第三次到国家发改委接受反垄断调查 发改委正对美国IDC公司、高通公司开展反垄断调查男孩捐献器官救人

  据法制晚报统计,山西省委在三个月内,共有4次表态。最快的在几个小时内,最长也不会超过24个小时。其中,在6月21日、8月24日、8月31日,山西日报均在一版头条的位置刊发了对涉嫌违纪违法被调查的表态。据人民论坛杂志梳理,参加会议表态的山西省领导班子人员的规模越来越小。英特尔因产品道歉

  “知书识墨”在微博上对各位网友表示了感谢:“感谢所有陪伴我们的朋友,感谢所有提供便利和支持的医务人员,儿子天堂的路一路走好!又一位帅气的小天使,回归了天堂,深深地吻你,我亲爱的小皮猴,这次你是真的要走了?”冬奥会

  【文化教育】中小学实行义务教育,大学由国家提供部分经费。文盲人数占全国人口2%左右。爱政府公布的《2007-2013年国家发展计划》提出在教育和培训领域投入258亿欧元发展人力资本,其中130亿用于第三阶段教育机构(高等院校)的基本建设,50亿用于第一和第二阶段教育机构(中小学校)的条件改善。爱著名高等学府有爱尔兰国立大学、都柏林大学等。上海免费提供厕纸

  日本海上幕僚监部16日说,海上自卫队一艘潜艇将在15年来首次访问菲律宾苏比克湾,同行的两艘护航舰还将首次造访越南金兰湾。金球奖

  射阳县的提案制规定,党代表将对头一年的提案落实情况投票。如果不满意的票数过半,无合理理由,不满意的提案将被重点督察办理,甚至将被党委委员乃至党委常委督办提案。易烊千玺参加军训

  我特别喜欢的一位律师是张思之,他曾于1980年出任“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的辩护组组长,20世纪90年代初,先后为一批被指控“颠覆政府”的被告人担任辩护律师,在后来又代理过“郑恩宠案”、“黎元江案”、“聂树斌案”等等。法律界尊称他为“中国最伟大的律师”、“中国律师的荣耀和良心”,可他却说自己是“一生都未胜诉的失败者”,这当然只是自嘲了。就像网上对他的评价:“只向真理低头,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为‘异端’辩护,从未胜诉却从未气馁。见证中国司法制度的现实变迁,以特有的执着肩负中国律师使命,以一颗公心诠释正义的力量。”成龙公布三部新片

  那么,对于周宁县人大常委会这个不适当的决定,该如何纠正呢?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宪法学会副会长王磊建议,松江警方可以再次向周宁县人大常委会提出许可申请,周宁县人大常委会再次召开常委会审议通过。也可以由上级人大常委会改变或撤销其决定。拉塞尔受伤